饮马长城窟行·水寒伤马骨

【作者】陈琳【朝代】魏晋

饮马长城窟,

水寒伤马骨。

往谓长城吏,

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

举筑谐汝声!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长城何连连,

连连三千里。

边城多健少,

内舍多寡妇。

作书与内舍,

便嫁莫留住。

善事新姑嫜,

时时念我故夫子!

报书往边地,

君今出语一何鄙?

身在祸难中,

何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举,

生女哺用脯。

君独不见长城下,

死人骸骨相撑拄。

结发行事君,

慊慊心意关。

明知边地苦,

贱妾何能久自全?

饮马长城窟行·水寒伤马骨全文翻译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

放马饮水长城窟,泉水寒冷伤马骨。

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找到长城的官吏对他说,“千万别再留滞太原的劳役卒!”

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

(当官的说:)“官家的工程有期限,快打夯土齐声喊!”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

(太原差役说:)“男儿自当格斗死,怎能抑郁造长城?”

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

长城绵绵无边际,绵延不断三千里。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

边城无数服役的青壮年,家乡无数的妻子孤独居。

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

捎书带信与妻子:“快快重嫁不要等!

善事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

嫁后好好伺侯新公婆,时时记住不要忘了我这个旧男人。”

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

妻子回书到边地,(妻子信中质问:)“你如今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

(太原差役信中说:)“身陷祸难回不去,为什么还留住人家女儿不放呢?

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

生下男孩千万不要养,生下女孩用肉来哺。

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你难道没有看见长城下,死人的骸骨相交叉?”

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

(妻子信中说:)“嫁你就该随着你,想来不够牵记你。

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

明明知道边地苦,我怎能长久活着求自保?”

饮马长城窟行·水寒伤马骨字词注释

慎莫:恳请语气,千万不要。慎,小心,千万,这里是告诫的语气。

稽留:滞留,阻留,指延长服役期限。

太原:秦郡名,约在今山西省中部地区。这句是役夫们对长城吏说的话。

官作:官府的工程,指筑城任务而言。

程:期限。

筑:夯类等筑土工具。

谐汝声:喊齐你们打夯的号子。这是长城吏不耐烦地回答太原卒们的话。

宁当:宁愿,情愿。

格斗:搏斗。

怫郁:烦闷,憋着气。

连连:形容长而连绵不断的样子。

健少:健壮的年轻人。

内舍:指戍卒的家中。

寡妇:指役夫们的妻子,古时凡独居守候丈夫的妇人皆可称为寡妇。

姑嫜:婆婆和公公。

故夫子:旧日的丈夫。以上三句是役夫给家中妻子信中所说的话。

报书:回信。

鄙:粗野,浅薄,不通情理。这是役夫的妻子回答役夫的话。

他家子:犹言别人家女子,这里指自己的妻子。这是戍卒在解释他让妻子改嫁的苦衷。

举:本义指古代给初生婴儿的洗沐礼,后世一般用为“抚养”之义。

哺:喂养。

脯:干肉,腊肉。

撑拄:支架。骸骨相互撑拄,可见死人之多。

结发:指十五岁,古时女子十五岁开始用笄结发,表示成年。

行:句中助词,如同现代汉语的“来”。

慊慊:空虚苦闷的样子,这里指两地思念。

关:牵连。

久自全:长久地保全自己。自全,独自活着。

饮马长城窟行·水寒伤马骨全文赏析

本诗用乐府旧题,以秦代统治者驱使百姓修筑长城的史实为背景,通过筑城役卒夫妻对话,揭露了无休止的徭役,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诗中用书信往返的对话形式,揭示了男女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和他们彼此间地深深牵挂,赞美了筑城役卒夫妻生死不渝的高尚情操。语言简洁生动,真挚感人。

第一层(1—8句),写筑城役卒与长城吏的对话: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让马饮水,只得到那长城下山石间的泉眼,那里的水是那么的冰冷,以致都伤及到了马的骨头里。

“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一位筑城役卒跑去对监修长城的官吏恳求说:你们千万不要长时间的滞留我们这些来自太原的役卒啊!

“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监修长城的官吏说:官府的工程自有一定的期限,哪能由你们说了算!赶紧拿起工具,大家一齐唱打夯的号子,尽力干活去吧!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筑城役卒心里想:男子汉大丈夫,宁愿上战场在与敌人的厮杀中为国捐躯,怎么能够满怀郁闷地一天天地修筑长城呢?

第二层(9—12句),过渡段,承上启下:

“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长城啊长城,是那么的蜿蜒曲折,它一直连绵了三千里远。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边城多的是健壮的年轻男人,家中大多只剩下独居的女人了。

第三层(13—28句)写筑城役卒与妻子的书信对话:

“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这位筑城役卒写信给在家的妻子说:你赶紧趁年轻改嫁吧,不必留在家里等了。

“善待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你要好好服侍新的公公婆婆,也要时时想念着原来的丈夫啊!

“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妻子在送往边地的信中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这时候还说出这么浅薄的话来?

“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筑城役卒回信说:我自己处在祸难当中,也许今生我们再也没有团圆的可能了,为什么要去拖累别人家的女儿呢?

“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将来如果你生了男孩,千万不要去养育他;如果生下女孩,就用干肉精心地抚养她吧!

“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你难道没看见长城的下面,死人尸骨累累,重重叠叠地相互支撑着,堆积在一块吗?

“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妻子回信说:我自从结婚嫁给你,就一直伺候着你,对你身在边地,心里虽然充满了哀怨,可时时牵挂着你啊。

“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现在我明明知道在边地筑城是那么地艰苦,我又怎么能够自私地图谋长久地保全自己呢?

作者陈琳简介

陈琳(?-217年),字孔璋,广陵射阳人。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生年无确考,惟知在“建安七子”中比较年长,约与孔融相当。汉灵帝末年,任大将军何进主簿。何进为诛宦官而召四方边将入京城洛阳,陈琳曾谏阻,但何进不纳,终于事败被杀。董卓肆恶洛阳,陈琳避难至冀州,入袁绍幕府。袁绍失败后,陈琳为曹军俘获。曹操爱其才而不咎,署为司空军师祭酒,使与阮瑀同管记室。后又徙为丞相门下督。建安二十二年(217年),与刘桢、应玚、徐干等同染疫疾而亡。 陈琳著作,据《隋书·经籍志》载原有集10卷,已佚。明代张溥辑有《陈记室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网友分享发布,内容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站点首页底部有联系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zgdsglq.com/shicidaquan/10161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