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大司命

【作者】屈原【朝代】先秦

广开兮天门,

纷吾乘兮玄云。

令飘风兮先驱,

使涷雨兮洒尘。

君回翔兮㠯下,

逾空桑兮从女。

纷总总兮九州,

何寿夭兮在予。

高飞兮安翔,

乘清气兮御阴阳。

吾与君兮齐速,

导帝之兮九坑。

灵衣兮被被,

玉佩兮陆离。

壹阴兮壹阳,

众莫知兮余所为。

折疏麻兮瑶华,

将以遗兮离居。

老冉冉兮既极,

不寖近兮愈疏。

乘龙兮辚辚,

高驼兮冲天。

结桂枝兮延伫,

羌愈思兮愁人。

愁人兮奈何,

愿若今兮无亏。

固人命兮有当,

孰离合兮可为?

九歌大司命全文翻译

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

天宫大门大开,我乘驾起一团团连接的黑云。

令飘风兮先驱,使涷雨兮洒尘。

命令旋风在前面开路,指使暴雨洗净空中的飞尘。

君回翔兮㠯下,逾空桑兮从女。

大司命你自天上盘旋降临,我则跨越空桑山与您相随同行。

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

纷扰扰的九州众生,为何其生死大权掌握在我的手中?

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

高高地飞呀缓缓地飞,乘着天地间的正气,驾驭着阴阳二气的变化。

吾与君兮齐速,导帝之兮九坑。

我与您并驾齐驱,引导您到九冈山去。

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

云彩的衣裳长长地飘动,腰间的玉佩叮叮当当。

壹阴兮壹阳,众莫知兮余所为。

凭借着万物阴阳生成之理,谁也不知道我的作为职掌。

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

折下茎断丝连的疏麻白花,将它赠给离居者聊表思念。

老冉冉兮既极,不寖近兮愈疏。

老暮之年已渐渐地来到,不能再亲近反而更加疏远。

乘龙兮辚辚,高驼兮冲天。

驾起龙来云车隆隆,高高地奔驰冲向天空。

结桂枝兮延伫,羌愈思兮愁人。

我编结着桂树枝条远望,为什么越思念越忧心忡忡。

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

令人忧愁的思绪摆脱不清,但愿像今天这样不失礼敬。

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可为?

人的寿命本来就各有短长,谁又能消除悲欢离合之恨?

九歌大司命字词注释

广开:大开。

天门:上帝所居紫微宫门。按,以下四节为扮大司命的神尸所唱。

纷:多。

吾:大司命自谓。

玄云:黑云。乘玄云即以玄云为车,犹云乘云车。

飘风:大旋风。

涷雨:暴雨。

君:指大司命。祭祀女巫以少司命的口吻迎神娱神。

㠯:同“以”。

空桑:山名。

女:汝。

纷总总:众多的样子,指九州之人。

寿:长寿。

夭:早亡。

予:我。

清气:天空中的元气,也称作“精气”。

阴阳:阴阳二气,此处兼及阴阳变化而言。

吾:大司命自谓。

君:指少司命。

齐:原作“斋”,朱熹《楚辞集注》作“齐”,今据改。齐速,严肃地快步走,也叫“趋”,为恭谨之貌。

导:引导。

之:到。天帝。

九坑:当即《左传·昭公十一年》说的冈山,楚人曾祭天于冈山。“坑”同“阬”,一本作“阮”,即古“冈”字。

灵:《北堂书钞》等所引作“云”,二字繁体同为雨字头,相近致误。云衣,以云霞为衣。

被被:衣长的样子。

陆离:长的样子。

壹阴兮壹阳:指万物生成之理。

疏麻:升麻(王逸称为“神麻”,神升声近)。麻的秆茎折而皮连,有藕断丝连之意。按,此下三节为女巫以少司命口吻娱神所唱。赠。

离居:本来亲近而现在分离的人。

冉冉:渐渐地。

极:至。

寖:同“浸”,渐。

辚辚:车声。

驼:同“驰”。

延伫:“伫”借为“眝”。延眝,远望。

羌:何为。

若今:像今天一样。

亏:亏损。

固:本来。

当:当然,本来的样子。

孰:谁。

为:作为,起作用。

九歌大司命全文赏析

《九歌·大司命》是屈原的所做的祭大司命之神的歌舞辞,是组曲《九歌》中的一篇,是《九歌·少司命》的姊妹篇。大司命是先秦时代中国传说中的神,是掌管人的寿夭之神。其中大司命的主巫的唱辞,既有他的自述,也有他对少司命的唱辞。通过这些唱辞,描绘出了大司命威严、神秘、忠于职守、 督察人的善恶、握有生杀大权的形象。形神毕肖,准确的写出了大司命的特点。同时也反映了当时人们或作者屈原对生与死、个人的生死命运与其善恶修为关系的认识及对大司命神的敬畏之情。折疏麻兮瑶华之后则是少司命的唱词,大司命与少司命的形象在篇中形成了富有意味的对照。主死 的大司命威严、神秘、令人敬畏;主生的少司命亲切、爱人、令人爱戴。

“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令飘风兮先驱,使谏雨兮洒尘。”这是大司命的唱词,这两句是说,大开天门,我驾起滚滚的乌云,令旋风为我开路,令暴雨为我洒尘。这里写大司命的上场,从开天门的叙述里,我们可以推断他的天神地位,从以黑云为乘,令旋风为先驱和暴雨洒尘的清洁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他的权威,他的威严,他的冷酷和可怖。吉神降临往往有祥云为伴,有满堂的芳香,凶神的降临往往伴有黑云、狂风和暴雨。死对常人来讲是可怕的,而掌管人寿命的大司命在人心目中自然也是可怕的凶神。

“君回翔兮以下,逾空桑兮从女。”这是迎神女巫的唱词。这两句是说你从天上盘旋而下,我则跨越空桑山与你相随通行。大司命是受了迎神女巫的礼祭从天而降的。而迎神女巫的追求则是出于对大司命的爱恋。先民的娱神的目的往往是通过男女情事来达到的,这一手段同样适用于人对大司命神的祭祀。

“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这是大司命的唱辞。谓纷扰扰的九州众生,为何其生死大权掌握在我的手中?面对迎神女巫的追求,大司命高傲地亮明自己的权威与身份,带有自我炫耀的成分一一这或许就是人神离别的根本原因。

“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吾与君兮齐速,导帝之兮九坑。”这是迎神女巫的唱辞。谓高高地飞呀缓缓地飞,乘着天地间的正气,驾驭着阴阳二气的变化。我与您并驾齐驱,引导您到九冈山去。她顺承大司命自炫的心理,一方面赞项了神的功德无量,一方面表现了对神的虔诚恭谨。

“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壹阴兮壹阳,众莫知兮余所为。”这是大司命的唱辞。谓我穿的神衣随风轻轻飘舞,我佩戴的玉饰光怪陆离。我时隐时现、变化无常,我的所作所为,平凡人都莫知其详。这里仍是大司命夸耀其衣饰华美、神力非常的目炫之辞。至此,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神秘莫测的大司命形象已塑造完成。

“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老冉冉兮既极,不寝近兮愈疏。”这是迎神女巫的唱词。谓采摘美丽如玉的花朵,将把它送给即将离别远去的大司命。人已经渐渐地进入老境,若不多加亲近,就会变得更加疏远。它表现了迎神女巫对神的崇敬、依恋,也表现了因年纪既老而情意愈疏的悲伤,流露了冀幸延年的情绪。蒋骥《山带阁注楚辞》中说:“神以巡览而至,知其不可久留,故自言折其麻华,将以备别后之遗。以其年已老,不及时与神相近,恐死期将及,而益以琉阔也。盖诉而寓祈之意。”可谓深得其中三昧。

“乘龙兮磷磷,高驰兮冲天。结桂枝兮延伫,羌愈思兮愁人。”这仍是迎神女巫的唱辞。谓大司命驾着滚滚的龙车离去,他高飞远举,直冲云天。我手持编好的桂枝久立凝望,越是想念他啊越是忧愁悲伤。上四句从抒清主体的角度,言因感于老境渐至却不能愈力睐近而有折疏麻以挽留之举,重点抒写了迎神女巫的复杂情感;而此四句则从另一角度,写大司命全然不顾迎神女巫的挽留,乘龙冲天而去,既表现了大司命的冷酷无情,又表现了迎神女巫的痴情与忧愁。

“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可为?”这仍是迎神女的唱辞。谓神已离去使人忧愁,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但愿自今而后事神之心不减。本来人的寿夭是有定数的,难道是由人神的离合可以改变的么?这是神去之后迎神女巫的自我宽解之辞:既然人的命运由天而定,又何必苦苦追求,又何必因与神的离合而徒增忧伤呢?从表面来看,作品以这样的口吻作结,显示了迎神女巫对生死寿夭的达观态度,展示了她既现实又乐观的性格。但仔细品味,其中却充满了追求不得的失落和惘怅,流露出对人生命运的无可奈何。

作品以对话和独白的形式,成功地塑造了大司命和迎神女巫(追求者)的形象。在大司命与迎神女巫的对话中,重点突出了大司命冷酷无情、自命不凡、自鸣得意、高高在上的性格特点,这些特点均自大司命口中说出,又带有明显的自炫性质。同时,在对话中还表现了迎神女巫对神的虔敬与崇拜,表现了互目寸神的热爱与追求。但二者的对话却有异乎寻常的特点:它不是承前启后的相互对答,而是大司命一方只顾炫耀自己的威灵和神秘,迎神女巫乘势表述自己对他的爱慕与追求,反映出地位尊卑的殊异。而这样的对话形式,更有利于对大司命性格的塑造。在迎神女巫的独白中,则主要突出了迎神女巫的痴情和惆怅,表现了她对命运的无可奈何。而这种种情感均以独白的方式说出,更加重了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乎引唐色彩,将一个“终被无情弃”的女子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哀怨动人。

作品寄慨遥深,富有寄托。先民在与自然作斗争的过程中,既观照了草木的零落,也观照了自我的衰亡。他们将自己生死无常、寿夭不齐的抽象思考,塑造成为具体可感的大司命神的形象,并在迎神、送神的过程中寄托了自己长生不老的愿望。这就是民间《九歌·大司命》的原始意图。当诗人屈原利用这一形式抒发情感的时候,他则在人神离合的情节中,寄寓了自己君臣离合变化的情思和希冀,以及追求不得的失落与惆怅。而其中“老冉冉兮既极,不寝近兮愈疏”与《离骚》中的“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情感何其相似!“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与“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意味又复相同;“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可为”与“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又同是遇合难成的牢骚与无奈。

作者屈原简介

屈原(约公元前340—公元前278年),中国战国时期楚国诗人、政治家。出生于楚国丹阳秭归(今湖北宜昌)。战国时期楚国贵族出身,任三闾大夫、左徒,兼管内政外交大事。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一举攻破楚国首都郢都。忧国忧民的屈原在长沙附近汩罗江怀石自杀,端午节据说就是他的忌日。他写下许多不朽诗篇,成为中国古代浪漫主义诗歌的奠基者,在楚国民歌的基础上创造了新的诗歌体裁楚辞。他创造的“楚辞”文体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与《诗经》并称“风骚”二体,对后世诗歌创作产生积极影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网友分享发布,内容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站点首页底部有联系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zgdsglq.com/shicidaquan/1009759.html